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资讯

性病检查:艾滋病不再可怕,有位患艾滋病男性康复出院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0-03-24

性病检查:艾滋病不再可怕,有位患艾滋病男性康复出院

自艾滋病病毒1981年被发现以来,终于有医生宣布病人被彻底治愈,但这只是一起特殊的个案

几位德国研究者的大胆尝试,燃起了治愈艾滋病的希望之光。

不同的是,医生为他寻找了一位携带特殊基因的干细胞捐献者,而携带这种特殊基因的人能够天然抵抗艾滋病病毒的侵扰。

多位专注于艾滋病治疗的国内临床医生也对本刊记者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一治疗方法只是个案,要想在艾滋病人群中普及还很不现实。

小概率事件

艾滋病病毒能够融入病人的DNA中,隐藏在所谓的避难细胞里,很难被清除出体内。但要想进入到细胞之中,病毒通常还须依赖人体内其他因子,比如3号染色体短臂上的CCR5基因。它们相当于艾滋病病毒进入细胞的大门,当其发生突变而缺失32个碱基时(被称为CCR5⊿32)时,病毒就会不得其门而入。

研究还发现,约1%的欧洲人继承了这种CCR5突变,北欧人中这个比例更高;非洲人、亚洲人和南美洲人则很少携带该突变基因。

王教授及其同事后来开展的调查显示,中国汉族人该基因的突变率仅为0.16%,而维吾尔族人高达3%以上。

尽管胡特对于艾滋病治疗是个外行,但他仍然提出一个奇思妙想:为什么不能同时治疗这两种病?最终,他向布朗推荐了干细胞移植疗法,并希望找到携带CCR5⊿32的骨髓捐献者。

布朗的足够幸运之处在于,全德国一共只找到80个合适的骨髓捐献者,而检测到第61个捐献者的样本时,胡特医生的同事发现了这种突变基因。2007年2月,干细胞移植顺利施行。

为了预防移植手术通常会出现的排异反应,胡特医生用药物和放疗手段杀死了布朗体内的骨髓细胞和很多免疫细胞。这个过程对于艾滋病病毒藏身的许多避难细胞来说是致命的。很多科学家认为,这些准备工作也正是布朗体内艾滋病毒得以消除的重要因素之一。

胡特医生及其同事心里并没有底。他们原本计划,一旦发现艾滋病病毒重新出现在布朗的血液里,就让他走上服用抗病毒药物的老路。

在干细胞移植前,布朗接受过四年的高活性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即服用药物。这是当下最常见的艾滋病治疗方式,可有效控制病情,但无法彻底治愈。

但艾滋病毒再也没有出现。两年后,标准的艾滋病毒检测已经不能探测到布朗血液中的病毒,在艾滋病病毒常常隐藏的大脑和直肠组织中同样不见其踪影。

2008年,布朗的病例首次在一次学术会议上展示。当时,大多数研究者认为,一些病毒或许隐藏在病人体内却无法引发感染,无论如何,病人大概从机能上被治愈了。

在2009年2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胡特医生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称,在停止抗病毒药物治疗并接受干细胞移植20个月之后,病人体内没有病毒反弹迹象。但他和同事当时只是谨慎地表示,这一结果显示了基因疗法在控制艾滋病病毒感染方面的关键作用。

而在2010年12月的《血液》杂志上,胡特医生及其合作者做出了更加大胆的判断:布朗的艾滋病应该是被彻底治愈了。

此时,距离布朗接受干细胞移植已近四年。

基因疗法路漫漫

然而,这个难以复制的小概率事件在带来艾滋病治疗曙光的同时,也备受争议。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唐纳德·光泰教授指出,要想复制这一治疗方法,需要满足多项条件,并且花费昂贵,其长期风险也未可知。

实际上,已经有科学家担心,在足够长的时间之后,艾滋病病毒可能适应这种突变,导致病毒反弹。

还有人对CCR5突变本身的副作用表示担心。一项研究显示,拥有这种突变的人更容易死于西尼罗病毒。

更多的人则忧虑,由于利用强力药物和放射物来摧毁人体原有的免疫系统,干细胞移植或骨髓移植通常只用于晚期癌症患者,对其他人群可能并不适用,已经有人称这种疗法本身的死亡率可高达30%。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早在1989年,美国加州希望之城癌症中心约翰·罗斯(John Rossi)医生就遇到过和布朗十分类似的病例。一位41岁的病人同时患有艾滋病和淋巴瘤。他接受了化疗和药物治疗,并接受捐赠者的新细胞。由于当时科学界还未发现CCR5突变的意义,这位捐赠者是否具有突变基因不得而知。接受移植之后,艾滋病病毒从病人的血液和多个器官中消失了。但可惜的是,病人在接受移植47天后死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