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资讯

殇情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北冥若离身影一晃,瞬间到了阿雪身边。

他此时的修为已大到无法想像,六界已无人可匹。

他是魔界至尊,天地共生的魔,他有着同神相抵的无穷力量,能改天换地,更能毁天灭地。

他的魔念刚苏醒,嗜血的本性,驱使他要饱尝一番血腥,所以他血洗了神门宗。

念空出手相阻。他并不想杀念空,只因念空是阿雪的师父,他知道,念空若死了,阿雪定然很伤心。

“阿雪师父!北冥若离轻笑,冲阿雪朝朝手。

一身白袍渐而变成紫色,随风猎猎作舞,原本俊秀儒雅的五官也变得妖邪。

他是至高无上的魔尊,从没爱上过一个人,没想到此回,他的托身居然会爱上一个小小的上仙。这是他魔念苏醒后,极为震惊之事。

三十万年前,他被诸神打碎魂魄后,魂魄被诸神封印在六界各处。没想到他最重要的一片残魂却得以侥幸逃脱,落入凡间后,那残魂化为一颗果子,偶然间被凡人女子食下腹中。待那凡人女子与男人同房后,渐而滋养出了他的托体。

托体表面与普通人类没有区别,纵是法力再高强的仙人也无法探知他的魔身。

万万没想到的是,阿雪带他回神门宗那日,却被念空一眼看破。于是念空千方百计地阻止,却由于阿雪的任性,终让他的托身得以修行,机缘巧合中让他魔念觉醒。

想来阿雪是他的恩人,他对阿雪也确实是真心。

只是现在阿雪知道自己是魔后,对他态度截然有变,他隐隐有些失落。

“若离,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阿雪望着北冥若离极痛苦地道。

她手中的轩辕剑发出道道森寒的冷芒,显然轩辕剑已感知到北冥若离强大的魔气,在剑鞘中躁动不安。

“杀了他!”念空突然揪住阿雪的一截衣袖道。

望着昔日的爱徒,阿雪陷入进退两难中,正在这时,念空攒动最后一丝气力,手持轩辕剑朝北冥若离杀去。

阿雪未来得及回神,只见金光灼眼,念空已被北冥若离一掌刺破心窝,化身为漫天的灰烬。

“师父!”阿雪泪如雨下,望着逐渐离散的念空哭喊道,继而一把握起轩辕剑朝北冥若离刺去。

“哧!”

轩辕剑没入北冥若离心口,北冥若离震惊地望着没入自己心口中的剑,再望望一脸恨绝的阿雪。

“阿雪你……!”北冥若离有苦说不出,刚刚的一幕与他也觉突然,唇角不时溢出一丝苦笑,知自己着了念空的道。血水顺着唇角滴落。

这一剑虽要不得他的命,但轩辕剑是上古神器,被它所伤,不死也会扒层皮。

阿雪望着北冥若离血流不止的心口,眸眶酸胀,心里道不出的难过,她不忍心再看第二眼,撇开眼,红唇紧抿,将轩辕剑瞬间抽出。

血水喷溅而出,腥热的气息,弥漫在鼻尖。

“北冥若离,你我师徒情份从此恩断义绝!”

阿雪持剑的身颤了颤,吸着鼻翼,幽幽背过身。

轩辕剑剑刃上仍在滴血,那抹醒目的殷红,剜伤了两人的心。

“阿雪师父……”北冥若离捂着心口,冲阿雪唤道。

阿雪闻声身躯一怔,她没有回首,只冷冷道:“你杀了师祖,眼中可还有我这师父?”

北冥若离唇抿了抿,万分的不甘在心间流淌,事实却让他百口莫辩。

他一双深蓝色瞳仁已为极度的隐忍,渐而变成鲜红色。身为魔,越是痛苦,魔念越强,他强忍着体内躁动的魔念,“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我……”

北冥若离身心同创,连言语都难流畅,何况这种时候,他越解释,便越是狡辩,越狡辩,阿雪对他越发失望。

他不要失去她。

“你走吧,今日这一剑,算是了断我们的师徒情份,但师父和师兄弟们的仇我不能不报,他日再相见,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阿雪说时,身躯一晃,人已离开青灵峰。

念空不在,神门宗如今有资质继任宗主的惟有阿雪和阿雪的大师兄。

阿雪自觉有愧于神门宗,愧于师父念空,说什么也不肯继任这宗主,渐而把宗主之位让给她的大师兄,自己则下山隐居起。

阿雪下山两个月后,她大师兄居然寻上门来,说北冥若离又来神门宗闹事,为了神门宗的安定,请阿雪回去协助他。

阿雪本就有愧于神门宗,听闻后,心思单纯的她跟着她大师兄回到了神门宗。

哪知她大师兄纯粹是以神门宗为借口,将她骗回门中逼亲来的。

“小师妹,本座与你打小一起长大,本座对你的心思,小师妹心里最清楚,再说师父一早就有意把小师妹许配给本座,哪知会突然出现那样的事。偌是我们现在成亲,师父他老人家地下有知定会高兴的。”

阿雪心知她大师兄对她的心思,只是师父刚过世,她没有这方面的心情,便婉言回拒道:“师父刚过世,此时商谈嫁娶这事,是为对他老人家的大不敬。若大师兄真为我好,此事过些时候再议吧!”

她大师兄见她言词切切,倒是出于真心,也就没多言。只是得不到她,心里多有不甘。

她大师兄心情极为不好,回到自己的寝殿大肆饮酒。一旁的弟子见了,替他出主意道:“掌门何需这般难过!阿雪师叔性情刚烈,可是越刚烈的女人,对自己的贞操越发的看重,若是掌门……”

她大师兄持着酒樽的手顿了顿,似乎已将这弟子的话听了进去。

只是阿雪不是一般女人,她的修为已位至上仙,一般的药,岂能瞒得过她?

只听那位弟子又说:“妖界有一种花,名为殇情,此花的汁水,无色无味,被称为六界最毒催*情*药,纵是神仙饮了这汁水,也会深中情毒而不可自拔。”

她大师兄眸色眯起,幽幽转着酒樽道:“那你速遣人去妖界取!记得,此事需谨慎,不得对外宣扬。”

“弟子明白!”这名弟子见他已上钩,唇角弯弯,拱手作揖回道。

作者寄语:这两天有事,只更一章哈,等不及的亲请放入书架,养肥了再看!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