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资讯

阴山旱魃1之神秘女孩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请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呼。”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位顾客,总算是清闲下来了,看了看外面,八点钟,天已经黑了,我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算小眯一会儿。

“你好。”一句生涩的中国话响起。

顿时,我气不打一出来,心中暗骂了一句,立刻换掉疲惫之态,起身道:“你好,有什么可以帮你?”

入眼的是一外国女孩,细眉下深邃的眼睛,娇挺的鼻梁一张樱桃小嘴,褐黄色的一头长发,配上那张俏脸,我觉得参加一般选美比赛,夺冠都不在话下。

但我看到她穿着却有些脏旧,中筒的登山靴配着宽松的军裤,并且筒靴是经过改装的,突起的一侧很隐蔽的藏着一把军刀,如果不是别的职业,那么她有百分之四十的可能是土夫子。

土夫子是我们这一带对盗墓贼的统称。

“你好,我是来交易宝物的。”发现我专注的打量着她,女孩明显有些生气的对我说道。

我赶紧收起目光,歉意的笑了笑:“请跟我来。”

带着女孩上了二楼的交易室,我在桌子上铺了一片锦布,然后对着身后的女孩说道:“可以把宝物拿出来一看吗?我也好给你估价。”对于外国顾客,我一直觉得跟他们交易会比国人更直接,简单,对于眼前这个女孩也不例外。

“好。”女孩掏出一枚碧绿的珠子放在了布上,在她走过来的那一刻,她身上若隐若现的气味,我就能百分之九十的肯定其是一名土夫子。

我凑上去仔细一看,玉珠子圆润温雅,却又散发着阴寒之气,如同以往的情况又出现了,我的左眼开始变的如同显微镜一般,把玉珠子的纹路,内部细微的结构都看了个透彻。

最令我激动的是玉珠上环绕着的那一丝黄气,这黄气一现,就代表着此宝价值不菲,但也只有我左眼才能看到这种异象,也是很费神的,每次专注的观察一次宝物,我都会出现头晕眼花,不过一觉醒来就能全部恢复。

这让我不禁陷入了儿时的沉思中:我叫齐川,今年21岁,天生左眼得一只冥瞳,可见鬼怪之身,可观人体魂魄,鉴定古玩也很是精准。

只记得我小时候时常会看到鬼,大多都是飘过来吓唬一下我,就满足的走了,但有一次撞鬼却让我这辈子不能忘却。

记得那时我五岁,农村还很落后,大多每家都是一张大炕,一家人睡在一起,就在那天,晚上一点多,天已经很黑了,大多数人家都已经休息了。

我却怎么也睡不着,翻了个身,没想到一张青面獠牙的女鬼脸正紧紧的贴着我的后脑勺,这下一个翻身,直接给贴在脸上了,就算是见鬼无数的我也被吓了一跳,按照父母时刻交代,我没有理会它,向后挪了挪,装作没看见它。

借着月光,我才看清了它的长相,只见其面色惨白发青,眼珠挂在脸上扑通扑通跳动着,一条血淋淋的舌头挂伸在外面,半张脸皮竟然挂在下巴上,嘀嗒着血水。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鬼与往日的鬼怪不同,紧张的向父亲身边靠了靠,与那双阴森的鬼眼对望着。

我知道父亲他们是看不见脏东西的,所以只好紧贴着父亲,没有吵醒他们,女鬼双眼紧紧盯着我的左眼,也就是这只冥瞳,肉眼可见的速度,女鬼脸上挂着的那只眼球开始剧烈的跳动着。

“啊。”我终于忍不住高度压力叫了出来,父亲以为我又见鬼了,立刻起身点着油灯,母亲也起来了,怜爱的把我搂在怀里,抹去我脸上的虚汗。

“川子,不要怕,不要看它。”母亲习以为常的安慰着我。

而我的目光怎么也离不开女鬼,那是被真的吓傻了。

突然,女鬼一下站起身,猛的扑向父亲,油灯也被阴风扑灭了。

我急忙大叫一声:“爸,鬼扑向你了。”

父亲大惊,可是一个普通憨厚的庄家汉怎么会有战鬼的能力。

“啊。”一声惨叫在夜空响起,正是父亲的声音,母亲已经脸色发白,颤抖的紧紧搂着我。

周围忽然闪现了许多火光,我和母亲已经猜到是附近的邻居来了,由于家里时常发生这种怪事,周围的邻居见时间长也没出过什么事,就都放大了胆子在我遇到脏东西的时候过来给我们壮胆子。

母亲心中顿时有了底气,急忙把我抱开,跌滚的爬到炕头,点着油灯。

“啊。”母亲突然一下把油灯打在了地上,整个人一个狠狠的向后缩了缩,一把把我塞在身后,拿起炕边的剪刀,在漆黑的房间里乱扰着。

我由于害怕到了极致,左眼很聚精会神的看着前方,没想到我竟然直接无视了黑夜,清楚的看到了一切。

父亲双目被挖,半张脸皮被活活扯下,肚子上开了一道大口子,不知被什么东西把肠子拖到了门口,流了一地的内脏,我这才反应过来满屋子已经飘满血腥气了。

“三叔,三婶,你们在吗?”一道爽朗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这正是我家隔壁的二狗子,那时他已经有十七八岁了,也算是个小大人,平日里很喜欢和我玩,所以备受我父母待见。

“啊。”二狗子持着火把一进屋,看到这副场景吓的立刻大叫着跑了出去,随即外面刚到的一些邻居也都跑了。

没有一个人帮我们了,我心里绝望透顶,只知道母亲现在是我最大的依靠了,于是被吓傻的我紧紧的拽着母亲的袖口。

摸到母亲的手,我顿时吓了一跳,母亲的手冰凉如一月寒雪,坚硬异常。

一个不好的念头在我心中不情愿的升起,母亲也被鬼杀了。

我还是本于对母亲的依赖,死死的抱住母亲,终于大哭出来,差点没断气。

恍惚间,我突然看到三个身影在屋子里游动着,这不正是母亲父亲和那个女鬼在打架吗。

只见父亲的面容异常恐怖,却还是不时的冲我的笑一下,尽管也是那么阴森恐怖,但让我安心了不少。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