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维修

性爱文化:古代美女各出一方,最红的MM最数这里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0-03-16

性爱文化:古代美女各出一方,最红的MM最数这里

大致在唐宋时期,随着青楼业的繁荣娼盛,妓女的地域特征日益明显,相继出现蜀妓、杭妓、吴妓、扬妓、京妓等一度走红的妓女。

至明清时期,妓女的地域划分更为细致,徐珂所编的《清稗类钞》将古代妓女按地域划分为:京师妓、天津妓、开封妓、奉天妓、苏州妓、上海妓、江宁妓、扬州妓、杭州妓、成都妓、汉口妓......总共25种。

纵观唐宋至明清,最走红的当数扬州、苏州、南京、杭州、成都、广州、开封等地方的妓女。

蜀中才妇

成都妓女早在唐代就扬名于世,薛涛即以容色才品驰名西川,于是便有蜀出才妇的艳称。

史载薛涛姿容美艳,性敏慧,8岁能诗,洞晓音律,多才艺,声名倾动一时。

她常以歌伎兼清客的身份出入幕府,韦皋镇蜀时曾拟奏请朝廷授其秘书省校书郎官衔,但囿于旧例,未能获准。后世称歌伎为校书便是从薛涛开始的。

宋代有说:蜀娼类能文,盖薛涛之遗风也。

由于蜀妓色才超群,故十分走红,尤其是宋代达到鼎盛,一度红得发紫。

西子娇娘

尽管传说中的钱塘名妓苏小小可能只是后世文人的杜撰,现实中并不存在。但杭妓之名声却从唐代白居易、元稹先后宦游浙江开始闻名于世。

白居易《霓裳羽衣歌》云:移镇钱塘第二年,始有心情问丝竹......对擅长乐舞、天生丽质的杭妓,流连难舍。

至北宋,杭妓的名声更甚于唐代。秦观有西湖水滑多娇娘的诗句,故誉杭妓曰西子娇娘。

苏东坡任杭州太守期间,更是依翠偎红,朝夕聚首,疲于应接。

黄庭坚《再和元礼春怀十首》之序中道:钱塘,江东一都会,风烟花月,不知其几坊几曲,变态恍惚,使少年心醉而忘返。

南宋时的杭州更有色海之称,色艺俱佳的西子娇娘,使文人士大夫如醉如痴,销魂荡魄。沉溺其中,谓之登天堂。

秦淮金钗

《红楼楼》中的金陵十二钗应该源出于金陵青楼十二钗,最初指的是明代秦淮河畔青楼中的十二名妓或曰花魁。

南京青楼业兴起了六朝时期,极盛于明代。

明末东林党首领钱谦益《金陵社夕诗序》说:海序承平,陪京佳丽,士宦者夸为仙都,游谈者据为乐土。

有意思的是,钱谦益自己晚年即娶秦淮八艳之首的柳如是为妻。

明代诗文家曹大章《秦淮士女表》中这样描述:当时胭脂粉黛,翡翠鸳鸯,二十四楼,列秦淮之市,无有记其胜者。

至清代,南京(江宁)的青楼业丝毫不亚于明代。

珠泉居士《续板桥杂记》有载:自十余年来,户户皆花,家家是玉,冶游遂无虚日......诸名姬家,广筵长席,日午至酉夜,座客早满,樽酒不空。

从中可知当年秦淮河畔真风流之薮泽,烟月之作坊也。

姑苏船娘

苏妓闻名于唐代。当年的姑苏名姬真娘便名噪一时。

唐范摅《云溪友议》卷六有载: 真娘者,吴国之佳人也,时人比于钱塘苏小小 ,死葬吴宫之侧,行客慕其华丽,竞为诗题于墓树。

白居易、李商隐等也有诗赞美真娘。尤其是白居易对苏妓的眷爱,更使苏妓美名传天下。

至宋代,吴门画舫(即船妓)日益兴盛,姑苏船娘更是名声大振。

当年姑苏沿河的船妓,其舟多为画舫,因而又称花船。

据《吴门画舫录》记载:吴门为东南一大都会,俗尚豪华,宾游络绎。宴客者多买棹虎邱,画舫笙歌,四时不绝。垂杨曲巷,绮阁深藏。银烛留髡,金觞劝客......

至近代,苏州青楼业开始衰落,其地位由上海取代。《吴门画舫续录》说:从前船娘缠头有余时,即构楼台于近水处,几案整洁,笔墨精良。春秋佳日,妆罢登舟,薄暮维船,登楼重燕,添酒回灯,宛如闺阁......今不能矣。

但苏妓之声价仍然不减,遗风尚存。

扬州瘦马

扬州青楼业兴于唐代。

《扬州梦记》有载:扬州,胜地也。每重城向夕,娼楼之上,常有绛纱灯万数,辉罗耀列空中。

至宋代,扬州青楼业由盛及衰,远不及苏杭二地。

明代时,扬州青楼业再度兴盛,扬州瘦马更成举世之艳称。

谢肇淛所撰《五杂俎》说:维扬居王下之中,川泽秀媚,故女子多美丽,而性情温柔,举止婉慧。固因水泽气多,亦其秀淑之气所钟,诸方不能敌也。然扬人习以为奇货,市贩各处童女,加意装束,教以书画琴棋之属,以邀厚值,谓之瘦马。

清代的扬州妓业仍繁盛一时。吴兰茨《扬州鼓吹词》序说:郡中城内里城妓馆,每夕燃灯数万,粉黛绮罗甲天下。

当时有私窠子、半开门、扬浜等名目,其业务拓展至各大城市,形成红极一时的扬州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