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维修

注意:近八成男性的丁丁都有“问题”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0-02-28

  导语:人们对女性的关心胜过了对男人的关心,女人的胸、女人的脸、甚至女人的私处都是人们关注的话题,而且人们也以为女人会患癌症,但是过度的关注女人,却忽略了男人的健康问题,事实上,男人的私处丁丁也经常出问题,只是大家把问题的焦点都放在了女人身上,忽略了男人的丁丁而已。

  Dale:21岁诊断出睾丸癌的小伙子,跟我们谈了这场噩梦

  Q:什么时候发现得蛋蛋癌了?

  A:有一次踢球撞到蛋后发现有个肿块,接着疼了好几天。再然后我就发现了这肿瘤。

  Q:发现以后你做了什么?

  A:当然是马上看医生……我的医生一开始误诊我是血肿,但因为位置特殊,小心起见还是建议去大医院检查。

  大医院的医生也告诉我是血肿,但还是让我做超声波。蛋蛋周围的撞伤让超声波很不清楚,叫我一个月以后复查,但他们不觉得有什么大毛病。一个月后我才知道我得了癌症,再两周后我做了手术,之后四周我都在化疗。

  Q:治疗痛苦么?

  A:主要是累, 我的味觉变了,上厕所也比我想得更频繁,但它没有像击垮我的病友一样击垮我。我的化疗副作用并不严重。

  Q:手术和化疗的时候肝颤么,对你的外貌和身体有没影响?

  A:害怕是肯定的,但对我来说这是不得不经受的噩梦。我宁可度过可怕的几个月然后留个疤,也不要几年后因此而死。

  Q:有对象吗?要是有,你的病对你们的关系有什么影响?

  A:刚诊断出来时我是有的。但这次生病让我思考了我们的关系——如果我们不会长久,我可不想像这样拖累她,所以当我知道我要化疗我就决定分手了。

  Q:癌症对你的精神有什么影响?

  A: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一样痛苦。有时候我会迫不及待想要结束治疗。看着别人的正常生活我都会羡慕,甚至会怀念无聊的工作和讲座,想不到我会说这种话。

  Q:你会依赖家人朋友的支持吗?会不会选择不说?

  A:不能说我依赖这些支持,但他们确实帮到我了。一开始我只告诉最亲近的家人和朋友,因为他们需要知道,但后来发现的人越来越多了。很多我觉得并不关心我的人也都给了我莫大支持。知道有这么多人在背后支持我真是让人太欣慰了。

  Q:治疗时有碰上其他年轻人吗?

  A:碰上过不少,每个人都很友好,因为我们在一定程度上经历着一样的磨难,每个人都尽力在度过它。

  Q:那你现在病况怎样?

  A:挺好,虽然癌细胞扩散到了我的胃,但据我所知化疗还是杀死了很多。我做着标准测试和CT,像是再三确认,不过所有医生都说情况看起来非常乐观。

  Q:对于自检,你有什么想告诉其他年轻人的?

  A:得这病的人里边我算是最幸运的了。要是没被足球砸到那儿,我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我才会知晓,但想必不能及早发现,治疗大概也会更无望。定期检查太重要了。要是我这么做了就能更早发现,化疗也能少做点,而我也能更快回到正常生活。

  Q:(一个帮助睾丸癌患者的网站)帮了你些什么?

  A:他们通过定期和我的家人沟通来帮助我,而且我的家人朋友给了我很多支持,当我父母担心什么事时,总会乐于尽力帮助,这让我如释重负。得了癌症后最糟糕的事就是我担心家里人如何应付,但是有了他们我完全不必担心这些。

  (睾丸癌向全身转移的三个阶段)

  Q:你帮过的得睾丸癌的小伙子里,最小的几岁?

  A:我们帮过一个9岁小男孩!似乎其他癌症都有一个高发年龄段(假设是14到45周岁),但我们也碰到很多不在这范围里的案例,我们甚至了解到有个婴儿生来就有睾丸癌。

  Q:在帮助患者的过程中,你觉得最重要的环节是什么?

  A:鼓励年轻人说出他们的担忧太重要了,而Dale与我们交流了他的经历,这勇气真值得称赞。

  Q:你觉得为什么年轻人认为得癌症是耻辱?

  A:我们认为,年轻人是觉得不到医院或诊所之类的地方,他们就没法检查和讨论癌症,在他们身边也没人可以诉说。这是我们网站极力在社交媒体上推进支持和完善信息的原因之一。

  对于任何年龄段的人来说,遇到这事儿都很艰难,30岁以下青年尤甚。

  让我们来看些统计。可能是有些无聊,但就像足球比赛一样——数据不会说谎:

  英国每年大约有2300人确诊睾丸癌;

  数据所示,主要症状是睾丸肿胀或发现肿块;

  几乎96%的睾丸癌患者都治好了;

  不像大部分癌症,睾丸癌反而年轻人死得比较多;

  初期确诊的睾丸癌男性全部至少活了五年,但晚期才确诊的男性占了八成;

  在美国,2015年共计确诊8430例睾丸癌,其中380人不治身亡。

  每263人中就有1人会在生命中长出睾丸癌细胞;

  睾丸癌的确诊平均年龄约为33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