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图片

东北小事之自己的事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我总是能遇到一些怪事,小时候以为所有人都跟我一样,不过后来大了点,就发现其实所有人,可能一生都不一定遇到一次。这让我很苦恼,因为总是遇到不好的事情,运气也非常差,从出生到现在,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的。

刚出生的时候,先天缺钙,非常严重,差点死在医院里。在我的记忆里,从我记事就开始补钙,一直补到现在,各种各样的药物都没少尝试,可是每次大夫都说我这种体质不吸收钙质,就算补了,也无法沉积在骨骼上。

从小时候算起来,基本没一两年就会发生一些怪事,小学时候印象比较深刻的。那时候冬天我们都是带饭,中午坐在教室里吃午饭,突然我坐的椅子就塌了,我掉到了地上,掉下来的时候我就伸手去支撑,结果一只胳膊“咔嚓”一声脆响,就脱臼了。去医院治好没几天,在学校上厕所,农村学校的旱厕不太干净,男厕所的地面有小便结冰,我脚底下一滑,唯恐受伤的左臂二次伤害,于是就用右胳膊支撑在地面,结果右手肘骨裂。结果我的两只胳膊就都吊在胸前。

后来大了点,学校翻修教室,在屋顶施工,还有纱网把施工的那段教室包围了起来,结果在我路过的时候,一块砖从房顶掉下来,掉到地上摔碎成好几块,其中一块割破了纱网,直接打在我后脑上,我又光荣负伤,在医院缝了好几针。

冬天学校开展冰上运动,冬季体育课就是滑冰。那时候我们都是穿着速滑刀,老师怕大家受伤,就一点一点教我们。本来我在冰面上站的稳稳的,突然感觉有人拉了我的冰刀一下,一条腿就滑了出去,我连忙把腿收回来,结果用力太大,一下子踢到了另一条腿,结果脚踝扭伤,左腿小腿被冰刀踢的骨裂,又在家躺了好久。

冬天的时候有农民把粮食存放在校园里,在卖掉粮食之后,底下有一个粮食被压进了土壤里,于是我们就去抠这些粮食,一粒一粒都抠出来卖掉,当做班费。大家都蹲在地上一粒一粒的抠粮食,我也蹲在那里认真的抠,可是突然地面上一粒粮食飞起来,直接打在我的脑门上。一切都是那么诡异,力道非常大,打的我头破血流,好在伤口不大,没有缝针,上了些药就好了,不过现在我的脑门正中间还留着一个疤痕。

小升初的那一年,我老娘买了一匹马的陶瓷雕塑,是一匹马抬起前腿的那种造型。那年夏天,我也不知道是中邪了还是怎么,就感觉那匹马在看我,我就站在柜子下边看着那匹马,突然那匹马掉了下来,在我左额头砸开了一个口子,我老爸怕留下疤痕,就带我去市里的医院缝合,花了不少钱,总算是没破了相。

到了初中,霉运依旧伴随着我。在我们老家那边,每到秋天,学生就要去学校的农田里帮忙收地。而我们那里主要种植的是玉米,所以每年我们都要去扒苞米。孩子们走在田里,都喜欢踩在茬子上(东北方言,农作物用镰刀割倒,剩下的根部还带着一点点茎。顶端尖锐,磕干净土可以用来引火),老师们说会扎破鞋,不让我们踩。我算是比较听话的,就走在垄沟里。结果不知道是谁用的玉米签子(扒玉米的工具,十公分左右长短,厚不到一厘米,一段是剑尖,两侧锋利,一般是用竹子制作,中间打两个孔,穿绳后可以套在中指上)掉在垄沟里。我非常幸运的踩在了上面。左脚瞬间被穿透,又瘸了好一段时间才算彻底恢复。

作者寄语:多谢书友:水1;。 磨刀老头;vulgar;‘彼岸^幽雪ぅ;懒癌晚期患者;梦回唐朝1;o失心疯o。谢谢大家的打赏,原来这么多朋友在看我写的东西,啥也不说了,继续写故事给大家看了,今天争取多写点。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