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品牌

鬼年之十二煞首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引子:

“爷爷,他们又来了!”一个白发少年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爷爷说道。

“一月到了吗?过得真快啊!真希望他们不再过年。”老人说完便不再说话,扭过头看着漆黑的夜晚。

少年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便走出了房门。

“真希望一月四日那天他们能够安安生生的过年,不要再祸害人间了,也许我该动身了!鬼年,一群鬼过什么年。”声音随着少年渐行渐远的身影慢慢消散。

一月三日这一天,东城的街道有点寂静,也许是已经后半夜了,街道上没有几个人,那些商店却灯火辉煌。

一个身着蓝色衣服的少女站在路边等着车,一阵寒风吹过,少女皱着眉紧了紧衣服。

这时一辆出租车从远方驶来,少女摆手栏了下来,坐在出租车内少女依旧感觉非常冷,按说出租车内有空调不会感觉冷得,也许是少女急着回家也就没在意。

少女名叫徐莉,是一名厨师,工资还挺高,可以说她一个人在这座城市生活没有一点压力感。可是她每天却高兴不起来,那是一道心结。

徐莉下了出租车付了钱便急匆匆的跑到小区进了家门,放了洗澡水开了空调便坐在沙发上休息了起来,等到身体差不多缓过来后便洗了洗澡钻进了被窝。

可是今晚徐莉却失眠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身边,异常的冷。

不知道多久,徐莉终于忍不住疲倦睡了过去。

徐莉站在刚刚的街道上四处张望,商店超市的灯都亮着,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仿佛老板不怕别人偷东西一样消失了人影。

徐莉进了一个又一个商店超市,可是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东城一瞬间仿佛变成了死城一样。

阵阵的阴风吹开,吹的徐莉直打哆嗦。终于徐莉忍不住孤寂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可是往日一个小时的路程现在走了将近三小时都没有看到自己家。

徐莉有些惊慌的看了看表,却发现时间停在了午夜十二点。徐莉四处张望,希望能够看到人影,可是一瞬间四周暗了下来。

徐莉惊恐的想要打开手机可是却发现无论如何努力手机屏幕就是不亮,这不可能关机,因为徐莉刚刚看时电是满的。

徐莉想要喊救,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这时一道锣鼓声从远方传来,徐莉寻声望去只见几小鬼抬着花轿向自己冲来,徐莉绝望的捂住双眼。

早晨,徐莉惊恐的挣来双眼,看着没有事的自己喘着粗气。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啊!可是为什么那么的真实。

徐莉疲倦的洗涑了一番,带着倦意来到饭店工作,一上午徐莉都心不在焉,提不起精神,以至于做出来的饭半生不熟,惹了不少投诉,无奈之下经理只好让徐莉回家休息几天,而自己则留在酒店料理后事。

从酒店出来后徐莉便坐上了出租车,总觉的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看了一下也没有发现旁边有其他乘客,无奈之下徐莉只好放弃。

到了家门口,徐莉便下了车,可谁知道当徐莉付钱时掏出的是一叠冥币,这可把出租车司机吓了一跳,开着车便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徐莉的视野内。

而徐莉则傻傻的看着手中的冥币不知所措,自己包里什么时候成了冥币。突然徐莉想到昨天自己晚上所程得出租车,难道自己上了鬼车,徐莉吓得扔了钞票便跑进了房内,并将房子锁了上去。

还没当徐莉喘过气一阵敲门声又将徐莉的心提了上来,徐莉小心的从猫眼里看向外面,只见一个身着白色风衣的白发少年站在门外冲着猫眼微笑。

徐莉放下心来,打开了门。

“你是?”不知道徐莉是不是被吓得了,声音有些沙哑。

“我叫刑天,托一人来帮你。”刑天缓缓的说道。

“谁!”徐莉有些疑惑的问道。

“徐朗。”听到刑天说出此名字,徐莉全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刑天。

徐朗不是别人,正是徐莉已故的爱人。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徐朗,他早就死了!”徐莉的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是天师,斩妖附魔。”当刑天说出这八个以后徐莉沉默了下来,让开身让刑天进来。

不是徐莉轻易相信任何人,而是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她点头。

刑天走进屋看了看,发现整个屋内都充满了阴气,想来徐莉是碰到了大麻烦。

“刑天天师,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他,能不能让我再看看他?”

刑天摆了摆手,将屋内的窗帘都拉上,等到整个屋内都暗下来时刑天才看向徐莉。

“真不知道你有多大的念想,竟然可以让魂魄寄存在身体里这么多年。”听到刑天的话徐莉充满了疑惑。刑天无奈摆了摆手,一道虚影出现在刑天的身旁。

“徐朗!”徐莉看到人影后直接扑了过去,可是却从徐朗的身体上穿了过去。

“徐莉,过得好吗?”徐朗的声音有些哽咽,而徐莉则早已泪流满面。

“徐莉,我不知道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今天是一月四日,是鬼界的鬼年,你必须跟我回去。”徐朗的声音有些强硬,不是徐朗不爱徐莉了,而是徐莉现在身边有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好,我跟你回去,我现在就自杀,你等我。”徐朗摇了摇头抢过徐莉手中的剪刀。

“徐莉,你已经死了,在当然我的离世你就已经吃药自杀了,也许你忘了,但是我没忘,看着你为我痛不欲生,看着你为我吃药自杀,我心中充满了疼痛。还好,今天鬼界过年我可以来到人间,这次来我就是来带你走的。”徐朗的话点醒了徐莉,没错,自己就是因为无法接受徐朗的死而自杀的。

“好!”徐莉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声好。

徐朗冲着刑天点了点头,刑天会意的咬破手指将一滴血抹在了徐莉的眉间,“徐莉”。应声而倒。徐莉看着躺在地上的“徐莉”飞快粉化,有些难受的靠在徐朗的身边。

“事情已经解决,你们先离开,我把这间屋子除了邪气。”事情真的解决了吗?不!前天晚上跟着徐莉回来的厉鬼还没有走,刑天之所以这样说为的是保护他们。

夜深了,转眼之间就要快十二点了,刑天看着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不禁有些疑惑,难道它不来了吗?只要鬼年一过什么事都没有了,想想刑天都感觉浑身轻松。

“希望他不回来吧!”可是还没等刑天的话音刚落一道极强的煞气从远处袭来,而刑天一阵头晕,等到头晕过去后刑天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栋别墅内,整个别墅充满了古朴气味。

木桌上还有一层厚厚的尘土,别墅的角落都被蜘蛛网所覆盖。几个杯子躺倒在桌子上,杯子旁边的桌面还有几个凹陷处。

别墅的楼梯中间有些木头已经破烂,根本就没有办法上去,也许上到一半楼梯就会禁受不住重量而破毁。

刑天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将四周的蜡烛给点着,刚刚还有些漆黑的别墅瞬间亮了起来,之前没有看清的地方也全部可以看清。

只见别墅的墙壁上画着十二生肖的首部!也就是头部!每一个头都充满了狰狞,位于首位的龙头,位于末尾的则是鼠头。

正当刑天准备转移视线的时候,突然位于末尾的鼠头好似过了过来,挣扎着爬出了墙壁落在了刑天的面前。

“不好,十二冥神,冥界的东西。”等到刑天真正看清鼠首后着实大惊,没想到是冥界之物,那就棘手了,如果打死吧那必定会受到冥界的报复,冥界是什么,那可是地狱啊!

如果不打死吧,鼠首迟早会把自己耗死,头疼,头疼啊!

鼠首也不给刑天思考的时间瞬间便来到刑天面前,张开鼠嘴便想要用自己的鼠牙攻击刑天,刑天一个侧身鼠首从旁边掠过。

算了,先应付了再说吧,大不了让爷爷动手。

说着一把古朴的黑剑出现在刑天的手中,腿部一发力刑天向着鼠首冲了过去。鼠首不甘示弱的伸出巨爪想要抵挡住黑剑的攻击,可是令鼠首没有想到的是利爪一触碰到黑剑便被削成一半,鼠首愤怒闪避黑剑的余力。

刑天趁机将黑剑抛了过去,一张黄符出现在刑天的手中。

“雷神嗜。”一道能量强大的雷电从黄符飞出射向了鼠首。

鼠首刚将黑剑抵挡住却没料到黑剑之后还有强大的雷电之力,瞬间被轰成重伤。

刑天见此连忙咬破手指,用鲜血在空中花出一符。

“附魔食。”一道黑色的身影向着鼠首飞去,黑色身影刚一接触鼠首,鼠首便传来痛苦的尖叫,最后化为一滩死水。

刑天松了一口气,消耗精血可是很耗神的。

正当刑天以为解决了时一道声音响在虚空。

“小子,实际不错嘛!竟然能够击杀我十二煞首之一,希望下次见面你还能有如此运气将之击杀。今年鬼年我就饶了那个魂魄,下年一月四日如果你还没有死那我们还会见面。”话音消散后刑天周围的环境回到了之前摸样,刑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总算熬过了鬼年。

刑天看了看已经十二点的表钟,转身消失在了黑夜。

作者寄语:此篇为《鬼年》系列的第一篇,之后还会出鬼年系列,一同感受鬼年而致的压迫感吧!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