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理赔

永夜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今晚,就请聆听我带给大家的新故事,永夜!”血红色的帷幕缓缓升起,少女的身姿却不见。

言峰是个纨绔子弟,经常在外夜不归宿,他追求的不是幸福和女人的真心,而是单纯的肉体上的快感,他是街边酒吧,夜店的常客,夜晚女人的狩猎者,不方便时则直接开房或带着女人到屋子里风流一晚。

他虽然没有姣好的容貌,但他对吊女人可是课本专业级的,今天他又瞅准了自己家后街的一个突然发现的豪华酒吧,准备去那下手。

“这么豪华的地方,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来过。”他是今天早上才瞅到这个地方的,荒凉,好下手,周围并没有多少人居住,所以不会被人逮住把柄,但现在的奢华是白天所感受不到的,或许是灯光效果吧,但这间突然窜出来的酒吧还是令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他进去后,内饰让他惊讶,外面看上去灯火通明,但里面却是红色的灯,红色的桌布,所有人都是红色的衣服,甚至全是…红色的酒,他的进入为酒吧增添了一丝别样色彩。

他又望了望门外,路灯那微弱的光已经全然不见,已被着红如鲜血的灯光吞噬,时不时飞来一张纸拍打着玻璃门,似乎也想迫切的进来享受里面柔美的鲜红。

里面的人们热烈交谈着,或欣赏着柔美的音乐,全然对他视而不见,他找了个位置,做了下来,随便要了一杯酒,目光搜寻着猎物,忽然,他瞥见角落一个女人,她眉间带着愁容,红色的裙子,脸庞清秀,但看不透年龄,她看着手中的酒,酒杯在手里不停摇晃,高贵艳丽。

言峰露出了无耻的笑容,看到那单薄的身影,他已经确定了今晚的目标,他端起了自己的酒,走到那女人身边坐了下来,他笑着问:“小姐,有兴趣喝一杯吗?”

那女人看着他,手上的酒杯停止了摇晃,碰了碰他的酒杯,示意干杯,接着一饮而尽。“小姐有什么心事吗?说来我听听。”

“只是夜深了,出来喝杯酒而已。”女人妖艳的嘴唇,无不时的诱惑着言峰。

“哦?那我们两一样呢。”言峰最自豪的就是他的那股笑意,总能激起女孩子的善意,也是他的诱惑利器。

“这么晚了还在酒吧里,不害怕吗?”言峰又说道。

“先生,您的身上有一股香味呢。”女人不理会言峰说的话,看着他,“那要不要和我回家,给你闻个够。”言峰起身示意着。

“女人笑道:“敢跟我接触的男人不多呢,您是今晚上第一个。”女人露出了笑意,美的让言峰窒息,她也起了身,跟在言峰后面,出了酒吧。

一路上,言峰询问着女人的各种身世,但女人却都拒而不答,言峰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与以往不同,她高贵艳丽,完全和那些风尘女人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不停的欣赏着女人曼妙的身段,迫切的想要吻上她艳丽的唇,殊不知周围环境的变化,他们已经被周围的大树吞没,,一棵棵如鬼魅般张牙舞爪的看着他们,悲凉的风好似惨叫一般围绕他们,踩在地上的声音犹如踩在骷髅上一般,咳嚓的似乎在嘲弄着言峰。

到了家,进了门,言峰贪婪的把女人推到了床上,褪下了她的衣服。

女人则在言峰的身下快活的叫喊着,满意并且痛苦着。

言峰吸吮着女人身上的味道,那是女人真正的味道,香,成熟,而没有半点风尘,尽他发泄兽欲。

女人抱着言峰的脖子亲吻着,嘴里不听的喊道:“好香啊…"言峰则微笑着接受着女人留在他脖子上的一颗颗红草莓印记。

忽然,言峰感到脖子一阵剧痛,他慌忙起身,表情痛苦,他向脖子摸去,血流如注。

而身下的女人,已不是刚才的美丽,苍白的皮肤布满皱纹,没有双目,或者,双目明显是两个窟窿,里面往外渗着黑色液体,笑得依旧妖艳,不过,是令人陷入恐惧的妖艳。

她的手还紧紧抓着言峰的胳膊,喊道:“好香啊…你的血…”言峰大叫,跌下了床,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刚才被咬的地方的肉已经变成了黑色。女人则挣扎着爬下床,向他而来,言峰艰难的在地上爬动着,恐惧已经占据了他的内心,手脚都开始不听使唤了,红衣女人对他露出了恐怖的笑容,言峰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是这么的近,不知是害怕还是因为疼痛,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面部因惊吓而扭曲,他跑向了客厅,他摸着自己的嘴和鼻子,感觉不对劲,摸下了一大把的蛆虫,他吓着,原来刚才舔过的,嗅着的,全是这些…从他的嘴里,鼻孔里鱼贯而出,他再一次的大叫起来,疯狂的抓挠着自己的脸,蛆虫被他抓烂的尸体和他的血肉混合在一起,好似红白的酱料一般,涂满了整个脸颊。

言峰看着向他爬来的女人,她的嘴里流出了黑色的血,痴痴的笑着,自己被咬下来的肉还在床上,他已顾不了这么多,开了门飞快的跑了出去。

精疲力竭后,言峰坐了下来,为摆脱了女人而庆幸,不过又马上不安起来,自己在树林里!大城市里怎么会有树林!此刻的他终于意识到了环境的变化。

他再次站了起来,不过这次没有给他多想的机会,地下一双湿漉漉的手抓到了他的腿,偌大的力气把他拖入了树林深处,刚才那女人跟着爬了进去,此刻的言峰,只有死命的呐喊着,瞳孔满是血丝,嘴里不停的求饶着,祈祷着自己能有微弱的希望获救,涕泗横流,心里有的只是绝望,有的只是对黑夜的畏惧,以前对它的爱慕已经荡然无存,他哭喊着,手因为死命抓着一棵树而被硬生生扯下来,待到终点,他已满身血迹,那只腿因偌大的拖力已经扭曲变形,他满目畏惧的看着几只如女人一般恐怖的怪物向他爬去,他闭着眼睛,忍受着愈演愈烈的解剖,草地被他染红,到死时,他还是满脸畏惧,悔恨,不甘,他的耳边只回响着一个声音:“好香啊…"

“永夜,永恒的夜晚,如果你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去融入它。”

少女的声音戛然而止,血红色的帷幕缓缓落下,帷幕后,少女的身姿终于出现,缓缓鞠了一躬。

作者寄语:啊啊啊啊,渣渣文笔大家见谅啦,这是我的第二篇鬼故事哦,其实也不算鬼故事啦,我是很怕黑夜的人啦,毕竟才是高中的小女生,所以才有感而发写了自己印象中的夜晚的样子,至于故事里的少女大家不用去纠结,随便加上去的啦,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还会多多写的,在这里谢谢大家能够赏脸观看!里面的病句或错别字多请原谅一下哦,因为是大半夜写的,诶…怎么突然怕怕的!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