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保养

鬼父救子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聊斋志异》第八十七章

陈锡九是江苏邳县人,他的父亲陈子言是本县的名士。本县大富翁周某很仰慕陈子言的声望,就和陈家订为儿女亲家。

陈子言接连几次参加科举考试都没有考中举人,家业渐渐衰败下来。后来陈子言到秦地去游学,一去好几年没有音讯。

周某对跟陈家的婚约,十分后悔。他把小女儿嫁给王孝廉做了继室,王家送的聘礼非常丰盛,周某因此更加憎恶陈锡九的贫寒,于是在心里打定主意要断绝与陈家的婚约。

他去询问大女儿,但是大女儿却坚决不同意退婚。周某大怒,给女儿穿戴上破旧的衣服首饰,把她送到了陈锡九的家里。

陈家穷的整天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周某却一点也不体恤照顾。一天,周某派一个年老的女仆给女儿送食物去。

这老婆子一进门便拉着脸对陈锡九的母亲说:“我家主人叫我来看看我家小姐饿死了没有。”

周女恐怕婆婆羞愧,便急忙说了些别的岔开话题,接着把食物摆在婆婆的面前。

老仆人急忙阻止说:“我家的食物,料想老太太也没脸吃吧。”

陈母十分气愤,脸色都变了。可是这老仆人还不罢休,用更难听的话来顶撞陈母。

正在吵闹着,陈锡九从外面回来,问清情况后,揪住老仆人的头发,狠狠地打她耳光,然后把她赶出门去了。

第二天,周某便来接女儿回家,周女不肯回去。第三天,又来了很多人,吵吵嚷嚷好像要寻衅打架的样子。

陈母便劝周女回去,周女泪流满面拜别婆婆,上车走了。

过了几天,周某又派人来,硬逼着索要一份休书。陈母不想惹是生非,便强迫陈锡九写了给他们。母子二人只是盼着陈子言回家,再想别的办法来处理。

周家有人从西安来,得知陈子言已经死了的消息。陈母十分悲伤,一命呜呼。陈锡九在悲伤中希望妻子能够回来。

但是等了很长时间,一点消息也没有,陈锡九悲伤愤怒,他把家里的几亩薄田卖掉,给母亲办了丧事,然后就一路讨饭前往陕西,寻找父亲的遗骨。

到了西安,几经打听还是没有父亲的消息。只好白天在街上讨饭,晚上在野地寺庙住宿。一天晚上,他经过一片乱葬岗,有几个人突然拦住了去路,逼着他要钱。

陈锡九说:“我一个外乡人,在城里讨饭吃,哪里会有钱呢?”

那些人愤怒了,用埋死孩子的烂棉絮塞住他的嘴。陈锡九感觉快要被闷死了,忽然听见一个人说:“官府的人来了。”然后就放开了手,四周变得静悄悄的。

一会儿有车马过来,有人便问道:“躺在那里的是什么人?”随即有人把陈锡九扶到马车边。

车中的那个人说:“是我的儿子啊,恶鬼怎么能这样对待她。把他们全部都捆来,不能漏掉一个。”

陈锡九感觉有人去掉了他嘴里的东西,他稍微缓了缓,仔细看了一下车中的人果然是父亲,不禁大哭起来说:“儿子为了寻找父亲的尸骨受尽了苦难,没想到您如今活在人间啊。”

父亲说:“我现在已经死了,是阴间的太行总管,这次来也是为了你。”

陈锡九哭的更加哀痛了,述说了岳父强逼他的事。

父亲说:“不必担忧,现在你媳妇也在你母亲那里,你母亲非常想念你,你可以暂时先去看一看。”然后陈锡九便上了父亲的马车,马车奔驰的像风一般快速。

过了一会儿,到了一座衙门前,下车穿过几道门,果然陈母在那里。陈锡九痛哭流涕,看见妻子也在母亲身边,就问母亲:“我媳妇也在这里,莫非她也成了这九泉之下的人了?”

母亲安慰说:“不是的,是你父亲接来的,等到你回家的时候,还要把她送回去的。”

陈锡九说:“儿子侍奉父母,不愿意再回去了。”

母亲不悦地说:“你的孝行已经感动上天,玉皇大帝赏赐给你白银万斤,你夫妻享福的日子还很长久,为什么说不回去呢?”

陈锡九低着头哭泣,父亲几次催促他动身离去,陈锡九痛哭失声,然后询问父亲埋葬的地方。

父亲拉着他的手臂说:“离那个乱葬岗一百多步的地方,有一大一小两棵白榆树,就是我埋骨之处。”

然后父亲拉着他匆匆离去,都没有来得及和母亲告别。

门外有一个身体健壮的仆人,拉着马在等着他。陈锡九上马之后,父亲又嘱咐他说:“你平日睡觉的地方,有一点钱,可以赶快置办行装回去,向你岳父追要你媳妇,不得到你媳妇,决不要罢休。”

陈锡九答应着走了。马奔跑得非常快,鸡叫的时候,已经到了西安。仆人把他扶下来,他刚要拜托仆人向父母问候,那仆人和马已经杳然无踪了。

陈锡九回到从前住宿的地方,坐在地上休息,觉得有一个东西硌着屁股,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块银子。

他买了棺木,寻找到父亲的遗骨,就回乡了。

到家后,陈锡九便准备倒岳父家去索要媳妇,自己考虑一下不能用武,便约本家哥哥陈十九一起去。到了周家,守门的人拒绝给他们通报。

陈十九本是个无赖,骂出的话污秽不堪。周某只好劝陈锡九回去,愿意把女儿送回去,陈锡九这才回家。

再说周女当初回家后,周某得到休书后,向女儿面前一扔说:“陈家已经休了你。”

周女不信,便要去问个明白,但是周某把她给关了起来。后来陈锡九到西安去了,于是周某就又给女儿说了一门亲事。

快要到迎亲的日子,周女才知道此事。于是她哭泣不肯吃饭,用被子蒙着脸,气如游丝,奄奄一息。

周某正束手无策,忽然陈锡九找上门来,他估计女儿必死,于是就派人抬着送回陈家,打算等到女儿死了,就以此要挟,发泄自己的愤恨。

陈锡九刚回到家,送周女的人也到了,他们怕陈锡九见周女病了不肯收留,于是一放下就走了。

陈锡九扶着周女安置到床上,可是周女却断了气。陈锡九惊慌失措,周某之子领着很多人,拿着凶器进来。

陈锡九急忙逃走躲了起来,周家的人苦苦搜索他。乡亲们都为陈锡九打抱不平。陈十九纠集了十几个人挺身而出,周家的人都被打伤,周某更加愤怒,就向官府告状,要求逮捕陈锡九和陈十九等人。

陈锡九准备逃走,把周女的尸首托邻居大娘照看。忽然听见床上好像有喘息的声音,走近一看,妻子的眼睛微微转动了。

过了一会儿,便可以转身了。陈锡九大喜,就亲自到官府说明了情况。县令对周某的诬告十分恼怒。周某害怕了,送给县令一笔钱,才免于治罪。

陈锡九回到家里,夫妻相见,悲喜交加。

在这以前,周女奄奄一息地躺着,自己发誓一定要死。忽然有人把她拉起来说:“我是陈家的人,赶快跟着我去,夫妻可以相见;不然,就来不及了!”

周女不知不觉地身子已来到门外,有两个人扶着她上了轿子,顷刻之间来到了一座官署之中,看见公公婆婆都在这里,周女就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婆婆说:“不必问,不久就会送你回去。”不多久,看见陈锡九也来了,她十分高兴,可是见面不久就匆匆分别了,心里觉得十分奇怪。

公公不知为了什么事,常常好几天不回来。昨天晚上忽然回来说:“我在武夷山中耽搁了,迟回来了两天,难为锡九这孩子了。可要赶快送媳妇回去了。”于是用车马送周女动身。

周女忽然看见了陈家的大门,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醒过来了。周女与锡九共同回述往事,都感到又惊又喜。

陈锡九家里日子慢慢地好了起来,但院墙仍然破败。一天夜间,强盗摸了进来。他觉察后,大声呼叫,强盗只偷了两头骡子去。

过了半年多,陈锡九有一天晚上正在读书,听到敲门的声音,问了问却没有回答,门才一开,两头骡子窜了进来,原来正是以前被偷走的那两头。

骡子直奔牲口栅中,全身淌汗,咻咻地喘着。点上蜡烛照着一看,两头骡子各驮着一个皮口袋。解开袋口一看,里面装满了白银。

锡九心中十分惊奇,不知两头骡子是从哪里跑来的。后来听说,这天晚上强盗抢劫了周家,装得满满的离开了。正碰上巡逻的士兵,追得很急,强盗就扔掉抢来的东西逃走了。

骡子认得旧主人的家,就一直跑回家来了。周某遭了强盗抢劫,生了一场大病死了。

一天夜里,周女梦见父亲带着枷锁来了,说:“我一辈子的所作所为,后悔也来不及了。如今在阴间受到惩罚,只有你公公能帮助我解脱。你替我求求女婿,写封信给他父亲。”

周女醒了后还伤心地哭泣,锡九问她,她把梦中的情景都告诉了丈夫。陈锡九早就想到太行去一趟,于是当天就出发了。

到了以后,准备了三牲祭品,酹酒祭奠之后,就露宿在那里,希望能见到父亲,可是一夜都没有什么怪异之事,于是就回家了。

周某死了以后,妻子和儿子更加贫困,依靠二女婿养活。王孝廉考试候补当了县官,因贪污受贿被罢官,全家被发配到沈阳去了。周家母子越发无依无靠了,陈锡九就常常资助周济他们。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