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报价

狠心扔了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0

“这孩子……”莫含烟心头一急,也不知说什么好,好在已联系上,知她好好的,绷紧的神经暂且得到松懈。

天迦黎打发走了妻子,用玄术再次打开传音符,很快得知天姩云的地址。

不时吓一跳,就连莫含烟站在他身后都没察觉到。

“云儿怎会跟夜雪阑在一起?”莫含烟来不及追究丈夫的隐瞒,直言道。

“如今也不好说,知道她暂且平安就好!为夫这就去将她带回!”

天迦黎说时步了出去。

都说儿女是娘的命,女儿丢了,最急的是莫含烟了,随即跟上天迦黎的步子。

夫妇二人立用时空扭曲之术瞬间来到魔宫。

这魔宫比当年看似大得多,看来夜雪阑在这已称王称帝,扎稳了根基。不过自打夜雪阑回来,妖魔两界太平了许多,他们这些神仙也难得落得清闲。

魔宫的守卫见有人来犯,立马提高警惕,挥剑道:“何人在此?”

天迦黎自然不屑与小妖动手。

“叫夜雪阑出来!”

小妖们见这二人仙气凛然,如此明目张胆的直呼魔神名讳,料到来头不小,忙瑟起脖子,去给夜雪阑通报。

天姩云没想到自己的父母这么快就找了来,生怕他们与夜雪阑动手。

刚想启开通音符,却被夜雪阑逮个正着。

“你到底是谁?在给谁通风报信?”

“我……没有……”天姩云吓一跳,开始语无伦次。

夜雪阑嘴角扯扯。

直盯着天姩云,他到现在才知这丫头居然是死对头天迦黎的女儿,气得两眼发绿。

一把拎起天姩云:“你想给你父亲通风报信,让他杀了本尊!”

“不是!我只是不想你们互生误会!”天姩云鼓足勇气道。

夜雪阑一怔,这到是他没想过的。

这丫头还有些良心,这一个月自己也算没白疼她。不过魔就是魔,他才不稀罕别人怎么想他。

低低一笑,身影一晃,拎着天姩云落在城门上。

“云儿!”天迦黎夫妇见到女儿,异口同声唤起。

天姩云在夜雪阑手里蹬起小腿,她此时十分委屈,弄不懂这个男人变起脸来比翻书还要快。

天迦黎以为夜雪阑要拿女儿要挟自己,凤眸一眯道:“什么条件尽管开?”

莫含烟身躯一僵,忙握住天迦黎的手臂:“夫君,你这是?”

“无事!”天迦黎投给妻子一个安慰的眼神,拍拍她按在臂上的手。

她的手微微起汗,显然是在担心夜雪阑会对天姩云不利。

夜雪阑望着这对生死与共、同舟共济的夫妻,心里百味陈杂,望着莫含烟的眸光尽是酸涩一片。

她不相信他!那么,他又何许装什么好人!反正在他们的眼里,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他此时立在魔宫的城门下,一袭红衣猎猎飞舞,如瀑般的墨发被晚风吹拽着如同舞动海藻。

呵呵一笑间,素指一松,天姩云被他扔了下去。

这城门有好几丈高,以天姩云修为可以御风而行,可这孩子像是受了巨大惊吓,居然忘记御风一事。

天姩云不敢置信地望着夜雪阑。

明明他可以不用这么做,却仍狠心这么做了。

身躯一点点往下落,她没有呼喊,只是睁大眼望着城门上的那个人,心头一涩,泪水簌簌直落。

夜色下,那抹孤单萧瑟的身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

夜雪阑没有开口提条件,而是选择直接将她扔了。

她伤心的很,如同被主人丢弃的宠物。天迦黎夫妇一前一后,将她稳稳接住。

她居然没有半分惊喜,有那么一刻,她觉得心像是被人捅上一刀,痛得她麻木。

“云儿,有没有伤到哪里?”莫含烟将天姩云紧紧抱在怀里。

天迦黎拥紧着这对母女。

这一家三口的温馨场面,着实灼伤了夜雪阑,他悄然无声地离去,甚至不愿再多看一眼。

天姩云一直哭个不停,瑟瑟地窝在莫含烟怀里。

哭声一点点远去,直至完全听不见,夜雪阑才又出来。

他站在天姩云刚刚落下去的地方。

忽然一道耀眼的亮光,低头一看,竟是天姩云一直挂在身上的铃铛。

铃铛上尚有她的气息,大概是她不小心落下的。

夜雪阑将它捏在手里,道不尽的情绪是心里作涌。

天姩云随天迦黎夫妇回到万莲山,性子一下子变了好多,她不在哭闹,而是专心修行术法。闲暇之余,喜欢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些花草,其中以红茶花和荼蘼居多。

莫含烟见她太过安静,以为她在魔宫里受了气,心疼的要紧,怕她性子太闷,便召了几名与她年龄相仿的女弟子,与她住一起。

日子渐渐在平淡中度过,转眼三百年过去。

天姩云已从稚气的女娃变成婷婷玉立的姑娘。三百多岁与灵狐来说,相当于人间十五六岁,正值青春花季。

天姩云依旧不怎么出门,却因父母的关系,早已芳名在外。

这一年,前来万莲山登门提亲的神仙络绎不绝。有南海龙王的太子、有独角兽族的世子、还有天庭的帝子……

她一一谢拒,冲父母道:“云儿只想此生陪伴着父母!”

天齐灏笑着直摇头:“阿妹,你不会是心里有了人吧!”

天姩云闻之脸颊一红,撅起嘴道:“哥哥竟会说些不沾边的,不理你了!”

天齐灏随了天迦黎,打小就是个人精。

无心的一句话,却一语成谶,把天迦黎和莫含烟吓一跳,夫妇俩对望一眼,避开这对儿女。

莫含烟道:“这三百年来,云儿这孩子显少出门,我看她窝在家里都捂坏,咱们得带她出去走走,多认识些人,若有中意的,给她定门亲也不错!”

“急啥!敢情咱闺女像是找不到婆家似的!”天迦黎不以为然道。

转念一想:“说起这事,你还是管管灏儿那臭小子吧!据说他上回去昆仑坐客,把玉虚子的弟子给打伤了!害得玉虚子朝我哭诉,费了我三支神魂草才将这事摆平!你说这臭小子,省不省心!”

莫含烟叹气,这对儿女,没一个让她省心的,也不知是随了谁?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晚上还有哈!不过要晚些了!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