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动汽车

妈妈的绿豆糕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时节俨然已经到了初春,但北国冬日的严寒依旧散发着余威,凛冽的寒风刺过脸颊,似刀刻般生疼却刻骨铭心,天渐渐起了雨,让原本就凋零的花骨和枝条变的残败而又不堪。雨水蓄力地敲打在窗前,仿佛要将这层透亮的隔阂冲破,他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雨一次次在窗前落下,又奋力的打在院里的那颗枯寂的杨柳上,本就残败的枝条一根根敲落在地,如同耗尽最后一滴油的灯火,燃烧着最后的生命,他的双肩微微颤抖,慢慢转身看着床上始终带着微笑躺着的她,心中似乎被狠狠的刺痛了一般,泪再也忍不住留了出来,那一抹温情似昨日的画卷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落寞,无助,彷徨和迷茫似火燎焦灼着他,他紧紧抓住她的手,像是害怕失去珍爱的至宝一样,那些近却又那么遥远……

当璀璨的繁星点缀着黑夜,他便会仰望着星空,默默的闭上眼,母亲的身影浮现出脑海,他多希望一切都是真的,可每次睁开眼,母亲虚幻缥缈的身影却熟悉的随风散去。那时,年轻的她来到了这个原本破碎的家,她一直是父亲的追求者,也比母亲出落的漂亮,温和的微笑迷人又充满魅力,但是,在他的眼中却是那样的虚伪而又厌恶,他恨她,正是因为她,让这个家支离破碎,因为她的到来,母亲才会离开,弃下他在世间独自徘徊流浪……

他每天都会见到她温情微笑的脸颊,看着她做着熟悉的家务,和吃饭时夹在碗里高高叠起可口的菜,他看着她的眼睛,关切和欣慰的神情和母亲是那样的相像,但她不是母亲,那淡淡的忧伤始终如梦魇般缠绕在他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他从来没有问过她,更甚至会对她大发脾气,看着她似委屈但努力微笑的脸颊,他只是轻蔑的一眼便摔门而去,他渐渐长大,学会了叛逆,每次离开的回来却理所当然。只是看到她有着血丝的眼睛,倚靠在橱窗前却没有听见而继续仔细地包着他最爱吃的饺子的时候,他努力的控制自己转过身去,而心中那根细细的弦却似颤动起心房的涟漪。

岁月多少春秋,他有了新的事业,新的生活,也去了新的城市,只是四季匆匆,春,他再也看不见她目送着自己离开家门的目光和温情的微笑;夏,他再也看不见她坐在杨柳下为自己洗衣的身影;秋,他再也看不见院子里给自己织毛衣的双手;冬,他再也看不见等着他回家为自己送上可口饭菜的那个她。他无数次想要离开去向远方,但走过天涯海角,那心房熟悉的味道却再寻不回。

上帝永远是最好的编剧,却又是最不合理的编剧,当选择珍惜忆成往事,却是天地两相隔,他扣着她的手,轻抚过她的鬓发,不知何时,她光滑细腻的双手却变的粗糙,迷人的双颊也有了时光的刻痕,两鬓的头发也微微发白,他渐渐的看见往事的昨天映在眼前,纤美柔弱的娇躯经历岁月无声的流逝老态而佝偻……

在这个家庭之中他本以为他才是最终的受害者,却不知当初生母离开的原因竟是早已在外有了归宿。他不知道正是由于面前这个瘦弱的女人向他父亲恳求不要告诉他,以免影响生母在他心中的形象。要不是父亲去年出了意外告知于他,他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曾以为最爱他的,确是真正抛弃他的人,而面前这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子,确是处处为他着想。

请原谅我迟到的道歉:“对不起,妈妈,我爱你”。阳光透过窗,照在她的脸颊,微笑着,温情而又美好。绚丽多姿的彩虹连着远方的碧海蓝天,母亲爱美,爱自然,他要带着母亲的留下的希望,走向远方。

其实他早已知道,妈妈的身体早就不对劲了,甚至在去年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忽然变得透明的她。那时的他,并不害怕,只是怕她会突然离开他,没想到最不想发生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只是不知道她为了这个家,不知不觉付出了那么多,甚至自己的生命。

他自出生以来,就得了一种怪病,这病使他一到冬天便全身冰冷,而且还伴随咳血,再怎么保温也没有用,父亲母亲带着他到处寻医问药,却是徒劳无功,连医生也不知道他这是个什么情况。

可是自打这个女人来到自己家之后,他的病情逐渐好转,不到几年的功夫,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虽然不知为何好起来的,但是父亲高兴极了。

但是他知道为什么他的病会好。

某一年的冬天,他的症状逐渐减轻,便想到院子里去看看今年的第一场雪。可是路过父母的房间时,他听见里面有一些细微的声响。门虚掩着,他下意识往屋内看了一眼,只见这个女人用小刀划开了自己的手臂,流出来的居然是淡绿色的液体!液体被用一只小碗盛着。盛满之后,那伤口居然就没有了,只是女人有些虚弱的样子。他惊讶极了,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悄悄回到房间。

他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待会儿她便会给自己端来一碟绿豆糕。果不其然,他刚回房间不久,她便敲响了他的房门。

好歹是生活了这么些年了,对她的恨也逐渐消失了,他相信她不会害自己,也没有向父亲揭露她的古怪行为,还是一如既往地吃着她的绿豆糕。

他的病好了之后,她便再也不做绿豆糕了,他没有问她缘由,因为他知道,病好之后还用吃什么药呢?

父亲在一次的事故中不幸去世,自那之后,家里的重担便都落到了她一个人肩上。

年复一年的操劳,她的身体日益变差,终于有一天,她倒下了,她在走之前想告诉他关于她的身世。

他笑着摇摇头,制止了她,因为他早就知道了,她不是普通人。父亲可能也是知道的吧。

她很是热爱植物,尤其是杨柳, 院下的杨柳是那年随她一起到他家中的,现已冒出簇簇绿芽,而往事随风飘散在春花江雨。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