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动汽车

童眼之怪物

来源:淘爱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我叫静文,16岁,我有一个妹妹叫静淼,3岁半,这件事情发生在妹妹身上…”

那是一个夏天,我们在外地回到了老家,我们老家叫张营子,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子,奶奶家的院子很大,空空的,厕所在房东,白天那边还好,尤其一到晚上就会阴森森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一天中午,吃过午饭我和妹妹在院子里玩,玩着玩着我突然想去厕所,就对妹妹说

“宝贝,等着姐姐,姐姐去厕所好吗?”

“嗯嗯,好”

说罢我转身走向厕所的方向,刚刚走到房东的阴影的地方,就听见妹妹叫了我一声

“姐姐…”

我转过头看向妹妹,疑惑的问

“淼淼,怎么了?”

只见妹妹手指这我身后不远处的厕所,露出害怕的神情,颤颤巍巍的说道

“姐姐…姐姐…怪物…怪物…”

我看着妹妹快哭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只觉得酥酥的头皮发麻,冷汗直冒,人家不都说,小孩子的眼睛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吗(这个不干净是指鬼)此时我已经木在那了,想走回来,可是脚就像定在那一样,一动都动不了,静淼还指着我的身后,喊着:

“怪物…怪物…姐姐怪物在那”

说着也哇哇大哭起来,我现在也吓得不想去厕所了,只想快点进屋,可是我现在动不了了,妹妹还站在那哭,希望她能把妈妈喊来吧!

果然,妈妈听见妹妹哭就出来了,出来看见我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妹妹站在那哭,就问着“怎么了,这是,淼淼怎么哭啦”

边说边抱起了妹妹,妹妹搂着妈妈的脖子,带着哭腔,指着我的身后说

“妈…麻…那…盖…呜…盖呜…”(妈妈那怪物)

妈妈听了向我身后看看,我赶忙说着:“妈,妈,你快来…来拉我过去…”

妈妈看我也慌慌张张的,也没多说,过来把我拉了过去,一走进阳光里,一下便好了,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这时头顶传来妈妈的声音“静文,怎么了,这是?”

我坐在地上,额头上有一丝丝的冷汗,也不管手脏不脏胡乱的抹了一把,心有余悸的抬头看着妈妈,声音里透漏出一丝丝的颤音

“妈,我原本想去厕所的,可是我妹她说厕所那有…有怪物。”

说着我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打了打身上的灰,往妈妈那边靠了靠,妈妈听了我的话看了看厕所的方向,然后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妹妹,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拉着我的手像屋里走去,边走边说:“行了,进屋吧,一会吃饭了。”

我也只是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临进屋的时候我又看了看厕所的方向。

一直到晚上,我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是,八点多的时候,妈妈铺上被子,要睡的时候,去拉窗帘,妹妹在被子上跳着,随着妈妈的手刚一碰到窗帘,就听到妹妹啊啊的叫着往炕里跑,靠着墙角喊着怪物,接着就哇哇的大哭。

吓得我在地上一下就脱了鞋蹭到了炕里,抱着妹妹,妈妈明显也有点发怵,这时候东屋的奶奶听见妹妹哭,就过来看看,进屋就问

“燕啊,这孩子这是咋的了,哭成这样?”燕是妈妈的名字。

妈妈现在窗户前走了过来愁眉苦脸的说着“妈啊,我看这孩子是招到没脸子的了,你找人给看看吧,她就说窗户外那有怪物”

奶奶一听也皱着眉说着:“行,那我现在就去给她五娘打电话,来给看看。”说完就回屋打电话。

妈妈也把妹妹抱在怀里,妹妹看着窗户外,依然还哭着。

十分钟左右,我的五娘来了,五娘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个子很矮,也就一米五五的个头,很瘦看起来也就八十多斤,但是别看五娘五十多岁,一根白头发都没有,满头黑发,显得很诡异,在我家这谁家孩子招到没脸子的了,就都会找五娘,她看的很准,而且她看完的就都好了。

五娘一进屋就看着妹妹,表情凝重,走过来摸了摸妹妹的手,又看了看她的眼睛,然后顺着妹妹的目光看向窗外,然后就问妹妹“孩啊,告诉五娘,你看见啥了?慢慢说,别怕。”

五娘这么一说完,妹妹就真的好多了,声音带着哭腔颤颤的说:“有个怪物,个子和我差不多,头大大的,一个眼睛没有了,但是在手里,头上有个洞,流血了,胳膊都坏了,腿也掉皮出血了,张着嘴,对我笑。”

说着又哭了起来,五娘听完,脸色瞬间阴沉沉的,然后对着我妈说:“孩子她妈啊,这孩子明显是天眼没关,在一个这孩子看见的东西应该是很古老的东西了。

应该是很多年前谁养的小鬼,因为年代久远不好弄啊,到时候把她天眼关了吧,先烧个替身吧,然后多少点玩的用的,我把它领走吧。”

说完,给妹妹准备东西去了,我在炕里,听着妹妹的话,完全忽略了他们,心里吓得不行,如果我要看到了,一定吓死。

这么想着,五娘又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纸扎的娃娃,上面写着妹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还有些纸剪的衣服什么的,来到了院子里,烧了起来,然后又拿着一个箱子,向外面走去,临走时说了句,我明天再看看孩子,随着五娘离开我家,妹妹也不哭不闹了,一晚上都睡得安稳,我们以为没事了。

可是过了两天后,这天七点半左右,妹妹突然高烧不退,打针吃药都不好,没办法又叫来了五娘,五娘进屋看见妹妹的时候就说了一句:“坏了,快点拿五年分的公鸡血,还有剪刀一根针和线,要快。”

说完就用手趴开妹妹的眼睛看了看,然后对我妈说“这孩子被那脏东西领走了一魂,必须好快召回来,不然这孩子好了也是个傻子。”

我妈一听急了,抓着我五娘的手,就说着:“孩子她五娘,你可得帮帮我啊,不然这孩子要是傻了,我们以后怎么办啊?”边说边流眼泪,我五娘拍了拍我妈妈的手,安慰的说“你放心,我怎么也不能让这孩子傻了、”

说话间,奶奶拿着满满一碗鸡血,还有一把小剪刀,和一根线和一根针,五娘接过鸡血把鸡血倒在了门口一趟,然后剩下的放在的妹妹的头顶,把针和线穿在了一起,然后泡在鸡血里,在捞出来,递给了我。

我一愣,然后五娘就说:“来,站到你妹妹头上,拿着线这端,针头冲下,然后叫你妹妹的名字,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放手,不然你妹妹就好不了了......”

我站在妹妹头上,手有点抖,可是还是照着五娘的话做了,五娘把剪刀放在碗上,剪刀尖冲着门口,又回身对我妈说:“一会剪刀剪冲着妹妹的时候一定要说,淼淼回来了就剪断线。”我妈妈也点着头,然后五娘就开始让我喊妹妹的名字。

我颤颤的开口。

“淼淼…淼淼…淼淼…淼淼…”

大概喊了五分钟左右,就见地上从门口开始鸡血形成的脚印往我这边走来,这诡异的一幕我吓得差点把手中的针扔了,而且随着她越来越近,碗上的剪刀尖开始向妹妹的头方向转动,等她脚印在我面前停下时……

剪刀尖也正好停在妹妹头的方向,妈妈一见赶忙说:“淼淼回来了就剪断线。”

随着妈妈的话落,我手中的线从中间断开,然后就听着炕上的妹妹弱弱的叫了一句妈妈,我们这才都放松下来,妈妈激动的上炕抱住了妹妹。

我也放松的一屁股坐在炕沿上,五娘见此也和妈妈说了几句话便回去了,随着五娘出门,我看到了,一个人,不应该说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趴在门口看着我笑,我吓得一下甩掉鞋子跳到炕里,结果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就这样过去了很久,可是那件事,是我心上的刺,我从那以后就讨厌别人讲鬼故事之类的,因为我相信那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从那以后我也再也没见过那个东西,不过,我觉得一直有人在看着我笑…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鬼途夜行》

《凤凰天师》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